×

搜索

搜索站內資源

和勝和五大元老之「荃灣澤」,大敗聯英社眾人,挑釁「上水皇帝」,晚年退居二綫

delightW11 2022/09/14

和勝和自「第一老頂」國龍、「勝和攝政王」國華、「尤伯」三大元老退休之後,最有權勢的莫過于「大飛」、「雞腳黑」、「上海仔」、「白頭仔」、「傻澤」等五位老。

這其中,最有權勢的,莫過于「傻澤」。

50年代,「傻澤」出生于新界荃灣,本名何澤,是土生土長的荃灣人。他還有另一個外號稱為「荃灣澤」,這外號不難理解,一聽就是常年活躍在荃灣。

何澤自幼就常與街坊鄰居的小孩一起在街頭打鬧,打小就不愛讀書,反而是愛打架,靠著身材比同齡人高大,成了常勝將軍,儼然就是一個孩子王。

到了十來歲的年齡,常年與街邊蠱惑仔混跡在一起,半隻腳踏入江湖。

真要說起何澤,不得不提到他的哥哥「傻福」。

早在70年代,何澤20來歲的年紀,哥哥「傻福」在江湖上已是有了一席之地,除了大本營荃灣一帶,還將勢力發展到尖東地區。

看著哥哥如此威風,何澤那時候就跟著出來混跡江湖!

當年將14K發展到澳門,從此在澳門一家獨大,離不開馬交馮與「豬嘴洪」。而「豬嘴洪」雖說在澳門發展得不錯,但內心還一直盯著港島這塊大肥肉,畢竟當時香港比起澳門是繁華許多,正是吃著碗裡的,瞧著鍋裡的。

80年代,「豬嘴洪」盯上荃灣,帶人染指「傻福」的夜場,彼時的「傻福」在荃灣已是一方大佬,哪裡容得下他人來分一杯羹。雙方爆發激戰,「傻福」雖是劣勢卻以捍衛家園的姿態,與「豬嘴洪」連番血戰,打得「豬嘴洪」退兵之後仍心有餘悸。

此戰過後,「傻福」在江湖名噪一時,在荃灣這一畝三分地上招兵買馬,獨霸荃灣。與「新義安屯門清一色」一般,造就了「和勝和荃灣一條龍」的傳說。

對于弟弟何澤,「傻福」也格外關照,逐漸放權,給了何澤幾家酒吧的看場權,何澤的表現也沒讓哥哥失望。

早早混跡江湖的何澤,平常是一副沉穩的做派、頗具威嚴、目光如炬,手下馬仔見了先怵三分;在與人交手時,何澤是面露兇相、出手狠辣,頗有不死不休的架勢,這使得手下馬仔再怵七分。

何澤在馬仔心中,那是有絕對的威信的。

常年獨霸荃灣的地下世界,除了「傻福」打退的一個「豬嘴洪」,還惹來了聯英社的垂涎。

聯英社早年在香港也曾叱吒一時,創辦人潘林江湖人稱「鬼腳潘」,據說能跳起來踢出七腳,這可不是常人能做得到的,不信您可以試試。

「鬼腳潘」座下,還訓練了十八位出色的打手徒弟,號稱「潘林十八子」。到了第三代,便出了個張柏芝的父親張仁勇,江湖人稱「鬍鬚勇」。

聯英社的金牌打手在早年可以說是赫赫有名,只是自「鬍鬚勇」因好賭,到處欠債開始就沒落了。

早年黑社會向小巴司機收保護費已是常態,沒交費不準靠站停車、甚至不準路過,由于交完保護費還有一點利潤,司機們忍氣吞聲,這也成了一種潛規則。

由于賺這種小巴的「入線費」利潤頗豐,在90年代,聯英社名為「偉傑」的「偉哥」就盯上了荃灣的小巴運營路線。

在荃灣這個地界,一直由「傻福」、「傻澤」兄弟在收取,在某一天,「偉哥」開始逐步挑釁他們兄弟倆的底線。

或朝著小巴車潑油漆、或恐嚇無辜的司機,搞得人心惶惶。

在上一篇專門寫「傻福」的文章,就講過,「傻福」與「傻澤」兄弟倆向來是吃獨食的,誰也不能來染指他們的地盤。

對于聯英社「偉哥」這番尋釁滋事,他們也做出了相同的回應,除了派人恐嚇「偉哥」收取保護費的司機外,還讓人到車上潑屎尿。

就這樣,雙方相互搞破壞之下,乘客不願意坐車了,司機沒錢賺也不來開車了,雙方的社團都收不到保護費了,是一個「雙輸」的局面。

「傻福」深知這樣下去必定是會惹來阿sir的注意,畢竟除了影響司機們養家糊口之外,還影響到老百姓們正常地出行了,雖然自己是家大業大,但誰會沒事引火焚身,他決定與聯英社這邊的大佬談一談。

那天晚上「傻福」與何澤帶著百來名馬仔,坐著三四輛車極速到達山頂,等待聯英社大佬的到來,沒多久聯英社大佬帶著「偉哥」以及數十名馬仔姍姍來遲。

雙方談判了二十八分鐘,可談了這麼久,嗓子都喊啞了也沒能把事情談成。從大佬之間的語氣越來越激烈,到雙方身後的馬仔躁動不安;從馬仔與馬仔間嗆聲,到拔刀相向,這中間只用了兩分鐘,加上聊天前後預熱了30分鐘整,雙方開打。

「傻福」掏出大砍刀舞得虎虎生風,前文說過聯英社盡出金牌打手,對面聯英社大佬亦是不甘示弱,掏出那把280斤的囚龍棒硬生生抵住「傻福」的斬擊,雙方大戰數十回合,可謂是勢均力敵。

「傻福」很久沒與人動武了,棋逢敵手,對敵手頗為欣賞,可就當「傻福」沉浸之時,「偉哥」偷偷摸摸地來到「傻福」身邊,拿出兜裡的牛肉刀撲上去暗算。

「傻福」第六感將危機意識發揮得淋漓盡致,頭往邊上一閃,堪堪躲過「偉哥」的長刀,但仍舊被那長刀給擦到,臉頰上瞬間多了一道血痕。

眼見大哥剛從鬼門關走回來,何澤那是又驚又怕、又恐又怒,接過大哥的大砍刀對著「偉哥」劈過去,逼退了「偉哥」。

「偉哥」除了在武器上吃虧,他的武功也敵不過何澤,只能是落荒而逃,但何澤並沒有打算放過他,一直追了「偉哥」幾條街,終于「偉哥」跑不動了,何澤上前就是一陣亂砍,直至「偉哥」跪地求饒、聲稱再也不敢了,何澤才饒過他。

這一戰之後,「傻福」眼見何澤做事他放心,自己跑到澳門拓展賭廳業務,將荃灣的事務盡數交給何澤打理,何澤成了荃灣的話事人,從此,江湖上便成何澤為「荃灣澤」。

可以說「傻福」是創業人,而何澤是守業人。

雖說何澤成了荃灣話事人,但在荃灣中也不是完完全全的鐵板一塊,和勝和亦有其他成員在荃灣活動,比如「勝和校長」雙鷹青。

「雙鷹青」是個70後,年齡上算起來得比何澤小整整一個輩分,由于武功高強,人又年輕帥氣,被年輕一輩的馬仔視為偶像,除了「勝和校長」這外號,有「社團鄭伊健」之稱。

「雙鷹青」向來是獨來獨往,也不走什麼陣營,雖然與何澤同為荃灣土生土長的人,但雙方並不算和睦。

90年代「雙鷹青」跟著刀文龍到澳門硬鋼崩牙駒,與崩牙駒麾下行動組組長「猛鬼添」勢均力敵,無奈「強龍不壓地頭蛇」,鎩羽而歸。

到了97之後,他又因犯事,只能逃離香港,跑到深圳開了家奶茶店。他這一跑,地盤就盡數被何澤收入囊中。

回到香港的「雙鷹青」只能跟著同門到元朗做房地產生意,但此時的何澤也在元朗做房地產生意,利益衝突中,「雙鷹青」在元朗的店鋪就被何澤派人點了火。

同門中,除了對「雙鷹青」冷眼相對,何澤與「上水皇帝」白頭仔也是不和的。

「白頭仔」曾任和勝和的坐館,在上水這個地方稱王稱霸,是和勝和的另一個「兵庫」,這也是「上水皇帝」這個外號的由來。

在千禧年過後,因為利益問題,何澤在尖東地區的一家酒吧,曾被「白頭仔」手下的三十多位馬仔上門搗亂,趕跑了不少客人,因此兩家的梁子也算結下了。

沒多久,何澤便派出馬仔將「白頭仔」在粉嶺的麻將館放了一把火。

雙方從最初的小事愈演愈烈,直到「白頭仔」手下的打手「賢仔」帶人圍堵何澤的人馬。

但老話常說:「傻人有傻福」,但這個「傻澤」他不僅是個狠人,而且還是個聰明人,也許「傻澤」這個外號是江湖人故意反著叫的。

「賢仔」的人馬是逮到了何澤,可何澤卻是四平八穩地坐著,因為知道「賢仔」這幫人要報復,早已是將計就計,布下了天羅地網。

「賢仔」意識到自己中了埋伏,但為時已晚,在開車逃跑的路上,被何澤手下「野仔」撞到發動機故障,「賢仔」先是被「野仔」砍成重傷,在「野仔」臨走之際,還廢了「賢仔」一條腿。

當時碰巧「白頭仔」的老婆去世了,沒時間理會這事,「白頭仔」此時除了難過也別無他法,暗地裡打算待喪事一過,興兵討伐!

眼看雙方愈演愈烈,社團裡叔父輩約了雙方出來和談,「白頭仔」亦是無可奈何,正是:「打碎了門牙往肚裡吞!」

何澤與大哥「傻福」的做派一般,做事向來都身居在幕後,文章開頭提到過的社團五大元老,除了何澤一人,其他人都曾被請到所裡喝過茶。

雖是在幕後,但不是退居二線,引用網路上那句非主流的話:「雖然哥已不在江湖,但江湖有哥的傳說!」

何澤手底下有「五大護法」,「ETB」、「癡線勇」、「野仔」、少航、「廟街朗」等五位,其中「ETB」與少航就被他推上坐館的寶座。


用戶評論